真钱扑克


真钱扑克

深圳24h便利店里藏着多少人不知道的心酸…

  “买咖啡、车仔面和关东煮、热狗时,对了,车公庙地铁站拐角的牛肉丸很好吃!”

  深圳的24h便利店,从早到晚,坚守这座城市,等待早起的上班族,温暖晚归的加班族。

  在深圳,最不缺的就是灯光和上班族。晚上八点以后才是深圳真正意义上开始苏醒的时刻,尤其是在写字楼里。

  从远处看,一小格一小格的灯光汇聚成一栋栋写字楼的壮观,这些,是属于深圳加班族们的“风景”。

  他们大多等着肚子发出强烈警报后,才想着解决晚饭。冲到楼下的7-11买份泡面,三下两下嗦完就又回去接着加班。或者买杯咖啡,趁着这短暂的放风时间抽根烟,叹口气,重新思考一下未来。

  有时候加班到凌晨,车来车往,街灯依旧绚烂,但都没有公司楼下的7-11的灯温暖。那种感觉像是不管多晚回到家,家人都会为自己留一盏灯,桌上还有饭和菜,你不用担心饿着肚子。

  见证一个健康活泼的小伙子的头发是如何变少、肚子是如何变大的,精致优雅的小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素颜朝天,走路风风火火的。

  这些年轻人的共同点,就是眼睛下大大的黑眼圈和眼袋,以及眼里的红血丝和藏不住的疲惫感。

  即便互相之间聊得不多,但都因为经常来,彼此确认过眼神,是可信赖的人~有时候碰上手机没电付账,老板大手一挥:下次再结!

  其实现在吃饭对很多年轻人来说,内心毫无波澜,已经不再是必须要定点完成的任务了。以前上学的时候,每天早上的最后一节课都是用来纠结吃饭的。

  吃什么,吃多少钱,吃辣还是不辣,吃粉面还是饭,在哪儿吃,要多少人一起点才能用上满30减4的红包都要纠结,而且每天必须一日三餐不落,晚上再来份夜宵和奶茶,精致如皇帝。

  现在来到深圳上班后,变成看到什么吃什么,只吃15块以下,超过15块不吃,哪儿近去哪儿吃,饿了才想吃,吃得饱就行。噢对,如果今天本来想吃饭,要是看到面更便宜,马上决定吃面!

  佛系过日子,完全看价格。又想快速解决饿肚子的问题,又能不太贵,还体面,楼下的便利店就成了上班族的不二选择。

  以前只有渴得不行的时候才会在便利店买矿泉水,不会买其他东西,更不会说吃饭。因为,贵,宁愿走到几百米外的夫妻档小卖部买。

  现在工资也不算高,但也还凑合,反倒觉得在便利店解决吃饭这件事挺体面,还清净,想什么时候吃都行,比小餐馆的嘈杂和长队更能接受。

  吃完饭还能买包烟,买瓶水,买点零食,口香糖啥的,一条龙全给你解决,多方便!

  撑伞?不存在的,没把伞掀翻个面都不错了,打伞和雨中漫步没什么区别。大雨天打车也不好打,只能在公司楼下等雨停再去坐车。

  雨一直下个不停时,才是最熬人的。末班车眼见着就要错过,身边一起躲雨的人也一个个接到有人来接送的电话,离去的人越来越多,只剩自己时,那种孤独的感觉,让人心慌。

  也许是因为更有熟悉的亲切感,也许是因为雨天大家挤在一起等雨时不会觉得孤独,也许是因为去便利店躲雨,还能顺便买份热乎乎的关东煮,听到老板一句“走进来一点,别淋着了”时,心中有股暖流涌过...

  当孤独的人在一个地方遇到一点温暖时,就会像流浪小动物一样,锁定这个地方。在深圳,最先学会的就是接受孤独,然后在孤独中寻找温暖。

  冰箱里的东西又太冷,煮是不可能煮的,还要洗锅洗碗弄得一手油,除非有人给自己煮,不过这个就别想了...外卖又没得点,还不如去楼下便利店买根热狗、饼干、面包...

  所以凌晨的便利店,“奇装异服”的年轻人很多:要么穿着吊带披着毯子,趿拉着拖鞋就出门,要么睡衣套装配棒球帽,或者套个防晒衣外套,买完赶紧溜回去。

  便利店的老板早就已经习惯这些独特的“风景”,但还是会感慨:“每次看到这些年轻人半夜出来卖零食吃的时候,都觉得像自己的小孩一样。”

  可是没办法,深圳很多年轻人都是自己一个人出来打拼,也没对象互相扶持,对生活也不会太讲究,父母又不在身边,就算有厨房也懒得开炉,能按时定点吃饭的都不容易,饿出胃病都是常事。

  碰到最多的,就是父母不同意一个女孩子来深圳打拼,工作上压力大又得不到老板的认可,如果被炒了还要考虑房租、水电费、高额押金...没有男朋友一起分担,也不好意思去跟朋友讲自己的烦恼,挺辛苦的。

  看过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说:每个24h便利店就像收集故事素材的蒲松龄。很多你意想不到的故事在这里发生:

  喝醉酒的、抽烟抽一整夜的、来睡觉的、离家出走的、无家可归的…或温暖、或奇葩、或心酸,店员和店长早已习以为常,却还是依旧用很酷的方式去温暖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  “别抽太多烟”、“别急,我不关门”、“你睡吧,没事”、“台上有热水,想要自己倒”、“明天再结也可以!你又跑不了哈哈哈,天天加班的”。

  人们脚步匆匆,来了又来,走了又走。如果你足够幸运,会碰到一家24小时都在为你开灯的便利店。





相关阅读:真钱扑克
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a